1. <rp id="c6juw"></rp>
    1. <button id="c6juw"></button>
    2. <strong id="c6juw"></strong>
      <span id="c6juw"><pre id="c6juw"><sup id="c6juw"></sup></pre></span>
            <em id="c6juw"><acronym id="c6juw"><input id="c6juw"></input></acronym></em>
            <button id="c6juw"></button>

            提高勞動力供給不能等“三胎” Robotics藍海就在眼前

            隨著生育率下降帶來人口增速的變緩,輿論以及學術界產生了比較 “悲觀”的情緒,理由為:1.新增人口變緩恐會降低勞動力總供給,也就會提高中國商品成本,這將不利于我國貿易平衡;2.對于我國部分行業,如果勞動力供給減少,也將會推高行業成本,若薪水成本大于利潤增長,將會加重行業負擔,產生負作用。

            以上基本是業內的“共識”,這也促使了“三胎”政策的落地和實施。

            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即便三胎能夠快速扭轉生育率的問題,但真正反映在就業市場也是20多年后了,在當下我們應該有相關措施去平穩渡過此周期。

            技術手段理應是共識,邏輯為以技術手段來提高生產率,進而抵消或對沖勞動力供給對社會財富創造的影響,今年兩會中政府也表示“將制造業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提高到100%”。

            在今年全國兩會中,一些代表提出要加快惡劣環境工種的Robotics(機器人)替代,將機器人應用在勞動密集型,環境惡劣型以及重復勞動型等工作場景中。

            這就引起了我們的興趣:從數據和模型分析,若機器人普遍應用之后,是否可緩解本文開篇所提到的問題?

            本文將重點探討以下兩個問題:1.從宏觀經濟入手,以機器人為主的技術應用是否會改善我國社會生產率,稀釋勞動力供給減少對宏觀經濟的影響;2.從微觀行業入手分析,研究當下機器人應用的緊迫性,以及實踐中的價值。若以上問題可以得到合理解決,作為投資者的我們就有理由錨定行業一些企業了。

            注:這里定義的Robotics,是具有自動化和智能化特點,且能夠協助人們完成部分重復性動作的軟硬件能力。

            我們首先整理了我國過去10年內我國勞動生產率的情況(創造的勞動成果與其相適應的勞動消耗量的比值),見下圖

            提高勞動力供給不能等“三胎” Robotics藍海就在眼前

            在過去的十余年,我國勞動生產率同比增長呈緩慢下降的趨勢,該指標為“同一勞動在單位時間內生產某種產品的數量”,這也就說明隨著經濟的發展,勞動力市場越發成熟,使得勞動力的產出增長速度在變緩,也就是,勞動力供給對總生產總量的拉動邊際效應減少。

            我們再考慮勞動力供給的問題。改革開放后我國重組生產關系,提高農村生產效率,釋放了大量農村的閑置勞動力,其后我國以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為優勢,迎來了社會大繁榮的新篇章。

            提高勞動力供給不能等“三胎” Robotics藍海就在眼前

            上圖為我國跨省農民工的遷移總量,可以明顯看到以2013年為界,上圖中折線斜率由陡峭日漸平緩,受疫情沖擊,2020年后農民工首次出現了負增長,2021年即便經濟有了明顯的復蘇跡象,農民工也仍未恢復到疫情前水平。

            農民工供給變緩,其一方面在于農村土地資源的改革(如土地流轉),農村產業重塑拉動收入增長,以此吸納了大量就業,另一方面則由于大學入學率的提高以及第一代農民工的老去,使得總勞動供給面臨收縮的局面。

            無論是何種原因,都會不同程度上影響我國制造業的生產成本(薪水增長大于生產效率提升),如前文所言,在進入全球貿易體系后,我國以勞動密集型產業為比較優勢,快速融入了全球貿易,換取外匯,此后不斷提高綜合國力和財富累積,尤其在加入WTO之后。

            如果由于勞動供給的問題,則明顯會不利于我國商品競爭力,降低我國出口商品競爭優勢。

            提高勞動力供給不能等“三胎” Robotics藍海就在眼前

            上圖為我國出口商品占亞洲總量百分比,與農民工供給圖對比來看,我們會直觀獲得:

            其一,2015年前后我國出口商品占比達到峰值,此時又恰是農民工輸入的高峰期,也就是說,以強大的人力資源為儲備,我國出口商品獲得競爭優勢,市場占比節節攀升;

            其二,隨著勞動力供給速度的收窄,勞動力供需關系開始逆轉,我國勞動力供給優勢開始削弱,這就很大程度上就降低了我國出口產品競爭力,若此趨勢持續下去,疫情之后,世界各地生產秩序恢復,我國出口就仍然將面臨此形勢,事實2015年之后我國出口商品占比有所下降,也是東南亞為代表的廉價勞動力紅利國家快速進入國際貿易體系的結果。

            值得注意的是,當下輿論界又有一種思想,認為勞動密集型產業已經過去,接下來我國要以資本密集型或者技術密集型產品為主導,在比較優勢賽道切換節點內,勞動力供給對出口影響權重是在衰減的。

            此理論看似有道理,但卻忽略了一個重要前提,當下我國勞動密集型產品占出口總量仍然是較大的,我們整理了2022前兩月我國出口商品占比情況(以金額為統計口徑)。

            提高勞動力供給不能等“三胎” Robotics藍海就在眼前

            在現階段,我國出口產品類別中“服飾”“玩具”此類勞動密集型產品仍然有較大比重和規模,盡管高技術附加值產品亦在快速增長中,但勞動密集型作為基石品類的重要性是不能被忽視的。

            可以說,我國在國際貿易中正處以關鍵時刻,一方面技術密集型產品還未完全實現優勢地位,正在爬坡期,另一方面勞動密集型產品又處在勞動力供給下降中,競爭優勢衰減。如果要實現根本性突破,我們認為現階段還是要保住勞動密集型產品的優勢地位。

            結合開篇所言,當下勞動生產率也是在緩慢成長周期,以往以提高勞動總供給來對沖勞動生產率下降的手段已經難以奏效,也就是要穩定我國商品的全球競爭力,就應該在以技術提振勞動生產率方面做文章。

            回到Robotics這一話題,在兩會期間,有委員提出要使這一技術在惡劣環境下替代人工的噴涂機器人、打磨機器人,只要經濟性、技術性、可靠性滿足要求,建議出臺制度推薦該工種用機器人替代,關鍵詞為“經濟性”和“技術性”。

            如技術成熟,便可全面推廣使用,機器人代替一部分人工,一方面提高了惡劣環境下生產的安全性,且提高勞動生產率,另一方面,以機器人介入生產中,亦可提高勞動力總供給,可稀釋生育率不足對我國競爭力的影響。

            接下來為客觀驗證機器人對微觀產業的影響,我們以餐飲業為樣本,來探求如果機器人作為外生勞動力進入行業將帶來的影響。

            之所以選擇餐飲業為樣本,原因為:1.餐飲業是疫情下沖擊最大的行業,其中人力成本占比又相當之大;2.餐飲業對省人力的要求又相當迫切。

            我們整理了近十年來農民工在餐飲業薪水與行業零售總額增長情況,見下圖

            提高勞動力供給不能等“三胎” Robotics藍海就在眼前

            在過去十年,餐飲業整體上處于快速增長勢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其收入增速要領先于員工薪水增速,企業在此時還有不錯利潤空間的,但在2020年疫情之后,盡管餐飲業遭受重創,但從業者的薪水仍保持了增長的幅度。

            我們如何來理解這兩個周期呢?既然前文所言勞動力總供給是遞減的,但為何未能反映在餐飲業的收入增長中呢?

            提高勞動力供給不能等“三胎” Robotics藍海就在眼前

            上圖為我國城市總就業情況和分部門就業情況,可以看到2010年之后,工業生產部門就業總規模就在下降通道中,與之對比的是服務業成長性大幅提高,盡管總就業人數呈下降態勢,但由于人們就業選擇更偏愛服務業,就使得第一和第二產業人群大幅向服務業遷移,提高了服務業的總供給,也就延緩了勞動力供給對餐飲業的影響。

            經此分析后,我們也發現了兩個問題:1.服務業的增長本質上是以降低生產部門的優勢帶來的,當服務業抽走大量就業后,就造成了生產部門的空心化,強化了上文我們所言中國商品的競爭壓力;2.進入2020年之后,服務業就業規模增長變緩,成為推高收入水平的主要力量,疫情之后,企業就要在營收收縮之時增加成本,無疑加重了負擔。

            將制造業與服務業統一思考,就可以得出:

            現階段,我國仍然要平衡外循環與內循環的關系,既要在勞動力供給有限的情況下穩住勞動生產率,使中國制造可以在世界中保持優勢,又要對內不提高服務成本,不因勞動力因素推高CPI,這是有相當大挑戰的。

            當前餐飲業正遭受巨大的沖擊,疫情陰云尚未散去,海底撈,呷哺呷哺等知名連鎖企業都選擇關店來保利潤,如果我們不能通過技術手段提高勞動生產率,降低運營成本,緩釋企業運營壓力,那么關店潮很有可能會通過反身性與行業下行壓力互相強化,屆時無論是對宏觀經濟還是微觀個體都將產生極大影響。

            這也回到了我們對Rotobits的思考,當勞動生產率,出口競爭優勢,內需CPI等諸多要素交織在一起時,我們認為破題之舉乃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再加上勞動力供給變緩這一前提條件,便是以科技力量提高效率,為我國平穩過渡此關鍵節點創造條件。

            此外如果機器人的應用得以普及,也可改善我國不同產業間的勞動力分配不均的問題,尤其可以降低服務業的用工需求,提高制造業效率,以全面提高我國多產業的綜合實力。

            根據公開信息,機器人已經開始在重點領域推廣和普及,如我國在2015年確定了到2025年每年制造26萬臺工業機器人的目標,但該目標提前4年就實現了,在去年前3個季度,中國全國的工業機器人產量為268694臺,這已經是相當明確的信號了。

            最后總結全文:結合我國宏觀現狀以及行業特殊情況,機器人極有可能是破解當下現狀的突破口,在勞動力供給收縮之時保持我國競爭力,為對內改革創造時間窗口。

            作為投資者,機器人的藍海時代很可能就在眼前了。

                   原文標題 : 提高勞動力供給不能等“三胎” Robotics藍海就在眼前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同心智造網(www.net0loggy.net)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0)
            上一篇 2022年3月16日 上午8:59
            下一篇 2022年3月16日 上午8:59

            相關推薦

            掃碼關注
            掃碼關注
            加入社群
            加入社群
            QQ咨詢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
            台湾佬中文网
            1. <rp id="c6juw"></rp>
              1. <button id="c6juw"></button>
              2. <strong id="c6juw"></strong>
                <span id="c6juw"><pre id="c6juw"><sup id="c6juw"></sup></pre></span>
                      <em id="c6juw"><acronym id="c6juw"><input id="c6juw"></input></acronym></em>
                      <button id="c6juw"></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