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c6juw"></rp>
    1. <button id="c6juw"></button>
    2. <strong id="c6juw"></strong>
      <span id="c6juw"><pre id="c6juw"><sup id="c6juw"></sup></pre></span>
            <em id="c6juw"><acronym id="c6juw"><input id="c6juw"></input></acronym></em>
            <button id="c6juw"></button>

            疫情后,中國智造會加速發展,但非彎道超車

            新冠肺炎疫情內防擴散,外防輸入,同時又要保證復工復產。疫情讓很多中國工廠把眼光投向智能制造,希望借助智能化生產,提高運行效率,降低對人工的依賴??梢哉f,疫情成為了中國工

            新冠肺炎疫情內防擴散,外防輸入,同時又要保證復工復產。疫情讓很多中國工廠把眼光投向智能制造,希望借助智能化生產,提高運行效率,降低對人工的依賴??梢哉f,疫情成為了中國工廠加速智能化的催化劑。

             

            由此,i黑馬采訪了智能制造投資人-華創資本合伙人熊偉銘,以及智能制造代表企業崧智智能創始人丁昊、梅卡曼德創始人邵天蘭。疫情對中國制造業有何影響?中國智造會否因疫情而加速發展?聽聽他們的真知灼見。

             

            以下是采訪內容,經i黑馬編輯。

             
            整理丨竇悅怡
             
            01
            新冠疫情對中國制造業影響幾何?
             
            i黑馬:新冠疫情對中國制造業和身在其中的企業帶來的直接沖擊有哪些?
             
            熊偉銘:一直以來,工業自動化、工業機器人,國外走得更靠前些,在美國、德國、日本都有不錯的公司。比如硅谷非常神秘的Vicarious公司,其CEO稱公司只是在“搬箱子”,把箱子搬上去,市場大概十億美金;把箱子搬下來,市場大概百億美金;把箱子重新組裝,市場大概千億美金。
             
            近年來,隨著我國工業轉型升級、勞動力成本不斷攀升及機器人生產成本下降,再加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的就業觀已經發生了變化,很多人不再愿意前往高強度、高危險、污染嚴重的工廠一線,制造業行業普遍陷入“招工難”的窘境。這時,工業領域“機器換人”成為普遍現象。這些都帶動了工業機器人市場的逐漸發展。
             
            原來中國制造企業的產線雖然不缺少自動化,但機器人“四大家族”提供的方案都是剛性的,只能通過前期的hard code進去固定的動作或者使用固定路線的傳送帶,做固定的作業,無法實現個性化和柔性化的生產。工業自動化改造和前期實施的周期通常很長且復雜,小批量的產品很難上自動化產線,定制化的產品成本很高。
             
            工業機器人的部署障礙很大,過去機器人“四大家族”的程序就把大量的工廠攔在門外,在標準的C語言、Python的編程環境里,程序語言非常復雜,需要考慮到機器人面對的所有情況,包括定時、抓取、定位等工作,普通工廠沒有完成這項工作的能力。
             
            機器智能帶給機器的感知能力對工業生產最直接的影響不僅是減少人力,也增加了柔性。柔性是近年來的市場出現的一個巨大需求,大家都希望擁有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個性化產品,意味著生產端要做本質的改變。
             
            另外,通過機器視覺(2D/3D)、高級編程模型、快速環境感知、智能決策、自主路徑規劃等核心技術,機器人將不再是僅能重復動作的笨拙機器,而是成為人人可用、隨處可用的智能幫手。
             
            2017年,我們團隊討論時候發現,中國的很多創新型企業,都是IT first,都是通過IT來驅動傳統產業的變革,這時候我們就想到,傳統的工業自動化模式其實也可以用新技術、新思路、新模式進行轉型升級。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會產生很多有創新力的公司,創造更多有價值的工業自動化產品。
             
            不過,當時的市場環境并不是很理想,市場接受程度比較低,很多制造企業對于這些工業自動化創新公司,還是抱著遲疑的態度,顧慮很多。
             
            疫情對工業機器人領域的影響和推動還是很大的。
             
            如每日優鮮等生鮮電商企業,有很多前置倉,通過IT技術和機器人的能力進行業務創新,進而推動其在疫情期間健康穩定的發展。另外,很多需要人駕駛卡車搬運的領域,其實也是可以通過工業機器人來協助。
             
            邵天蘭:制造業流程鏈條非常長。一個制造企業如果想要正常運轉,需要其上下游產業鏈相關的企業,例如原材料企業,物流企業等,都運轉起來,且要相互配合。
             
            一家理發店要想復工,滿足兩個條件即可:第一,政府允許;第二,員工能夠安全返工。但到了制造業領域就要求很多,比如一家制造企業有1萬人,工人只回來了5000人,能否開工?答案是不確定的。
             
            我們觀察到,除了個別口罩生產廠恢復到200%-300%左右,制造企業的工廠產能整體來說恢復很低(3月5日前)。
             
            丁昊:對制造企業來說,不管是中小型企業還是大型企業,如果想正常復工,或者抓住疫情帶來的一些紅利的話,企業需要具備供應鏈的能力。
             
            離散制造企業的供應鏈能力很強,可以發揮自己的作用。比如一些汽車廠,因為有完善的供應鏈體系,在疫情期間,它們就把這種供應鏈能力拿出來做口罩生產。
             
            我曾經跟很多中大型企業相關負責人交流,他們表示,如果疫情沒有發生,公司2020年上半年的營收可以實現200%-300%的同比增長。
             
            因為疫情,很多企業的上半年的業績可能只實現90%左右,甚至有些中小企業的資金鏈,上下游的產業鏈端都出現資金斷裂現象。
             
            i黑馬:疫情發生后,口罩、防護服、物流等醫用物資、供應鏈企業短期內能擴大產能,一些汽車企業,比如比亞迪也在第一時間參與生產口罩,是不是說明中國制造業數字化能力很強?
             
            丁昊:為什么汽車企業有一定的彈性,能快速轉產口罩呢?我認為,第一,汽車是離散制造領域,企業除了具備生產能力,還具備把上下游產業鏈不同維度的零件組裝的能力。
             
            第二,以汽車為代表的離散制造企業,有很強的供應鏈管理能力。這類企業具備快速調集渠道物資的能力。兩個能力結合到一起,就可以促使企業快速調整方向,轉型生產防護服、口罩這類抗疫情所需要的產品,同時還能保證企業的利潤。
             
            無論是大型企業,還是中小制造企業,除了自身具備核心技術以外,還要有很強的供應鏈管理能力,這樣可以讓企業自身變得更靈活,才能在各種外在環境下,讓自己不但活下來,還可能產生更多的發展機會。
             
            邵天蘭:根據我的了解,買一個口罩機要花30萬元,一天能生產10萬個口罩。疫情期間,口罩機的價格已上漲到60萬-80萬元,現貨80萬元,期貨也到了50萬-60萬元。
             
            對于有錢有行業經驗的制造企業,這點錢還是出得起的??谡謾C技術是開源的,相關元器件都是比較常見的工業器件,容易找,也容易安裝。
             
            對于汽車這類大型制造企業來說,生產口罩這件事,不是體現出中國制造業的彈性多好,也不是體現其數字化、智能化水平多高,而是這些企業自己有供應鏈能力,也有錢買材料和器械,與其疫情期間放著生產線,還不如用來生產口罩。
             
            i黑馬:此次疫情,對像崧智、梅卡曼德這樣的智能制造賦能企業帶來哪些直接的影響?營收、客戶獲取等情況如何?
             
            熊偉銘:每個地區的政策不同,制造企業復工節奏不太一樣,比如說東南沿海、江浙一帶、深圳一帶等都是復工比較好的地區,這些地區疫情對制造業的影響不是很大。還有些企業本身產能恢復得很好,又有自己生產口罩的能力,這樣的企業很會利用自己的優勢進行復工。
             
            最近,海外疫情也開始大爆發了,這對制造企業來說,海外采購存在困難,也是阻礙制造企業復工的一個很大因素。
             
            對于崧智、梅卡曼德這樣的企業來講,它們都是提供標準化、軟件化的產品,要說挑戰可能最大的在于線下商務溝通,以及線下交付等問題。另外,它們兩家的客戶主要是中大型企業,復工率比中小企業好很多,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丁昊:我們原本計劃的是,這輪融資完(年前做完最新一輪融資),企業主動發展速度放緩,原因是我們多地發展,在深圳、上海、德國都有辦公室,我們想在組織架構上做些調整,這樣能夠更好地提升溝通效率。疫情的出現,可以讓我們有機會想想,接下來如何更好的發展。
             
            邵天蘭:目前我們在生存上沒有任何壓力。不過,短期內,我們的銷售、客戶交付比較困難,尤其是隨著歐洲疫情的迅猛增長,美國和日本也對中國限制,我們全球業務拓展的計劃就緩慢下來。
             
            另外,隨著全球疫情的爆發,上半年與機器人、智能制造相關的大型展會,例如德國的漢諾威展,都會取消,我們市場方面的計劃受到非常大的影響。
             
            我認為工業智能或者工業自動化領域是一個順周期發展的領域,像2009年,中國受全球金融經濟危機的影響,機器人市場下滑一大半,2010年隨著經濟的好轉,又超量反彈。這次疫情發生后,會不會再像2009年那樣,還得看后續發展。
             
            02
            中國智造會否因疫情加速?
             
            i黑馬:新冠疫情會不會加速中國智能制造的發展進程?
             
            熊偉銘:我認為應該會加速中國智能制造的發展進程??傮w來說,一方面用人成本逐步提升,另一方面招人難,這兩個因素都制約著中國制造企業的發展。
             
            隨著工業智能化的發展,通過工業機器人,制造企業可以把復雜的、重復性的工作交給機器人來做,利用人機協同加速傳統工業制造向智能制造轉型。
             
            過去,傳統制造業都是靠工人經驗在工作,存在很多潛在風險;隨著工業制造領域通過產業鏈上下游協同,分散了很多潛在危險,但供應鏈模式還是靠人力來操作。
             
            即使到了工業自動化時代,很多自動化生態管理還是靠人,現在制造業開始向智能化發展,也是需要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不能一蹴而就。所以,我認為疫情之后,對制造業的數字化,智能化發展,會起到推動作用。
             
            丁昊:曾有人提到,未來的智能化工廠是一個無人化的工廠。經過一段時間后,我們發現機器換人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不斷探索,不斷訓練機器。這就是為什么很多大廠嘗試做無人工廠,最后以失敗告終的根本原因。
            不過,這也不妨礙工廠向無人化發展,很多復雜、重復的工種,例如打磨、搬運這些工種對人來說還是傷害挺大的,它們就可以通過智能化的方式,用機器取代人工,提高工作效率,降低對人的傷害。
             
            當前最大的挑戰就是,能不能看到哪個單點會爆發,哪些方式會更受企業客戶喜歡。
             
            邵天蘭:智能制造和自動駕駛有一點像,非??简灝a品的完整以及完成度。雖然很多行業技術已經形成完整度很高的解決方案體系,但缺乏行業落地,標桿性客戶等關鍵要素,這就是衡量制造賦能產品好壞的關鍵因素。
             
            好多人講制造企業發展慢,其實這個慢不是一個線性的慢,它是一直很慢很慢,慢慢積累,發展到一定程度,突然就爆發了。
             
            這個領域的企業客戶,大多數是跟隨的采購使用,看到完整度高的產品,加上標桿客戶案例,后面的跟隨者都會陸續使用這些數字化解決方案,市場很快就起來了。
             
            i黑馬:中國哪些細分的制造行業的智能化會走在前面?
             
            熊偉銘:我認為3C電子行業是智能化走在前面的領域。雖然3C電子產品都不是耐用的領域,但是最容易出規模的領域,如果要出規模,勢必要投入大量人力,招人難成為這個領域首先面臨的問題,這時就需要3C領域的制造企業倒逼自己用技術代替人工,用數字化、智能化的產品取代傳統的模式。尤其是特斯拉入華之后,會起到很好的鯰魚效應。
             
            丁昊:我認為新能源汽車行業、3C行業會大爆發。以汽車為例,歐洲汽車制造業的發展已經呈現下滑趨勢,很大程度是因為傳統造車模式已經持續很久,跟不上現代化的發展需求。隨著特斯拉在國內外開廠,新能源汽車勢必對傳統的汽車行業帶來碾壓式的沖擊。
             
            我們要切賽道,還是直接切3C電子,這是一個很大規模的市場,而且細分領域很多,例如半導體、手機制造等都屬于3C電子。而我們更希望往上游切一些,這些領域的智能化需求更多一些。
             
            其次,我們不會搶別人家的蛋糕,而是通過和生態合作伙伴合作,把蛋糕做大,同時也在尋找一些藍海市場,例如半導體或者玻璃面板等。
             
            與大企業相比,我認為面向中小企業的市場機會更多。我們在幫助很多中小企業轉型時候,發現它們面臨幾個機會與挑戰:第一,二代開始接班,他們更容易接受現代化、數字化的思維,對數字化、智能化接受程度很高。第二,中小企業面臨招工難很明顯的領域,同時又是標準化的領域,市場空間很大,這是我們主要切的市場。
             
            邵天蘭:我們在選擇行業的時候,肯定會有一些標準,比如說市場容量足夠大,標桿客戶多,有標準化需求。某個領域最好有一些行業專家,生態合作伙伴,通過生態合作的形式可以和我們一起做標桿案例。
             
            03
            中國智造能彎道超車德、日嗎?
             
            i黑馬:最近,中央頻繁發布新政策,比如“新基建”,比如信貸定向寬松等,哪些政策措施對中國制造業企業有切實的幫助?還應該加強哪些方面的扶持?
             
            熊偉銘:無論是“新基建”,還是信貸定向寬松等政策對中國制造企業都是利好,具體還要看怎么落實這些政策。
             
            “新基建”這件事,促使我國開始向高端制造業發展。其實,無論是華為、小米這些手機企業,本質上還是制造企業,還是生命科學、造火箭、制藥等企業,本質上都是制造業,而制造業里面,高端制造領域還是缺失的。
             
            “新基建”政策的推出,促使我們利用新技術,打好基礎,讓我們從低端制造向高端制造發展。
             
            丁昊:“新基建”對我們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主要看我們能不能抓住。
             
            邵天蘭:“新基建”的很多細則沒有出來,但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不過我要補充的是,無論是什么利好政策,還是需要內功來支撐,企業本身要有專業能力,也要真正懂技術,懂產品,懂行業,不能靠融資或者政策紅利來解決問題。要尊重客觀規律,切忌操之過急。
             
            i黑馬:此次疫情,會讓中國智造迎來彎道超車德、日等國的機會嗎?
             
            邵天蘭:我認為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不能一蹴而就,需要循序漸進,同時從心態上,不能走極端,也不能妄自菲薄。
             
            整體來說,疫情過后,對中國智能制造來說可能會有一些彎道超車的機會,但整體來說,我國與德日差距很大,超車不是我們這一代人可以短期實現的,可能是下一代或者再下一代人才能實現。
             
            丁昊:我同意天蘭的說法,這需要一代人甚至幾代人共同努力才能換來的結果。比如說汽車工業,德國的三大汽車巨頭,也是經過上百年、數百家的汽車公司合并,才形成今天的局面。
             
            最初德國的制造業不如英國,一提到Made in Germany代表的是次貨,德國也并非是彎道超車,而是經過工業2.0、工業3.0的推進,才逐漸形成今天的國際地位。
             
            我認為中國也是一樣,工業4.0就是一個利好機會。中國制造業市場非常大,而且多樣性,這是中國的機會。
             
            至于中國智造能不能在這個大市場中長出來,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綜合在一起,才可能更好的推動產業發展。還有,一定要尊重市場規律。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同心智造網(www.net0loggy.net)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掃碼關注
            掃碼關注
            加入社群
            加入社群
            QQ咨詢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
            台湾佬中文网
            1. <rp id="c6juw"></rp>
              1. <button id="c6juw"></button>
              2. <strong id="c6juw"></strong>
                <span id="c6juw"><pre id="c6juw"><sup id="c6juw"></sup></pre></span>
                      <em id="c6juw"><acronym id="c6juw"><input id="c6juw"></input></acronym></em>
                      <button id="c6juw"></button>